科迪莉娅——不想学习

我,杂食,文画双修,但只吃第五谢谢

nimab,我最近在更新,给我打字的人不打字了,nimab

找她去 @日叶不休——努力学习 

goushi老福特屏蔽我goushi二字

狗屎

狗屎,我最近在更新,给我打字的人不打字了,狗屎

找她去 @日叶不休——努力学习 

天才微微泛白,奈布都已经起来了,“唔……昨天一点都没有睡好。”奈布抚上额角,头有点疼,“再打几局游戏吧。”

“大家好,emmmmm现在估计都没几个人了吧。”

【我在!早起福利嘻嘻嘻嘻!】

【楼上,修仙福利了解一下?】

【woc!?现在可是五点,修仙???】

“诶呀,这可不行,要早点睡早点起。”奈布的语气中带了一丝嗔怪,“这样吧,大清早的蹲我直播间,我就陪你们打自定义好了。”

【这么好的么吗?!】

【奶布第一次直播陪粉丝啊!】

【拉我拉我!】

【奶布看我啊啊啊啊啊啊!】

 

“啊啦,到了点了,我要去学校了。大家中午排位赛见。”奈布伸了个懒腰,关上电脑穿上便服就往学校去。

“站住,”奈布才刚到校门口就被可爱的保安蜀黍拦了下来,“第五高中是你一个初中生能进的吗?快走快走。”

我……我有那么小吗=^=奈布有些无奈,“我是17级1班19号,奈布萨贝达。”说完抬了抬帽子。

“啊,是你啊奈布,”保安大叔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都没看出来——你实在是长的太小了。”

噗——奈布摸了摸嘴角并不存在的血,心口怎么那么疼……“那我就先进去了。”再和门卫大叔聊下去我就要英年早逝了,奈布低头,快步走向校长室。

“嘤?!”奈布一不小心撞上了前面的人,“唔,不好意思。”奈布揉了揉撞红的额角,为什么暑假还会有其他人在学校?

“没事,你就是奈布萨贝达同学吧?我就是你未来的心理老师、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杰克。”一只手伸到了奈布面前,“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您好,杰克老师。”奈布伸出手与杰克握上。声音好苏……还有点耳熟?是错觉吗……奈布一边想着一边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对方,还挺好看的,找个借口拍张照吗?

“老师,我家里人比较担心我,嗯……请问是否可以和您拍一张照片发给他们?”是啊,很担心我,担心我没有拍到帅哥。

“好啊。”这个老师出奇的好讲话。

杰克从奈布手中接过手机,揽着奈布的肩膀,“咔嚓”一声后,他将手机递还给了奈布,“好了。”

“谢谢老师。”奈布接过手机,给玛尔塔发送过去,“好了,那么老师再见。”

“需要我送你回家吗?”杰克标准的笑容浮现出来。

“女孩子才需要……不必了,谢谢老师,老师再见。”奈布拉了拉帽子,绕过杰克走向校门,所以他没有看到杰克一直望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饶有兴致的微笑。

“女孩子才不会得到这种待遇。”他对着手机屏幕上男孩的侧脸喃喃道。

 

“大家中午好——是的,我没吃饭。所以请大家不要再刷‘吃饭去’了,谢谢。想看我玩什么角色啊?”

【奶布去吃饭!!!】

“不吃不吃,王八念经。”

【医生遛鬼如何?】

【楼上nice啊,盲女遛鬼。】

【佣兵前锋修机!】

“emmmmmm你们一群魔人,”奈布的声音顿了顿,“诶呀,男神在线,拉人开麦,不让我拉男神的人都是魔鬼!”

“中午好啊小奶布,打排位?”

“对啊,粉丝想看医生盲女遛鬼,用前锋佣兵修机。”

“呵,我用医生遛鬼,你用佣兵修机如何?”杰克轻笑一声,“想看遛鬼的到我这儿吧。”

“行啊男神,谢谢你啦,不过不要像当时和我玩的那局一样三台倒哦。”

“不,不能指望我,我会一台倒。”

“嘤!?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啊。”

“男神!”奈布惊恐地叫道,难怪人皇榜上没有男神……

“hiahiahia~”

【出现了!杰克的笑声!】

【有生之年听到这笑声竟然又是因为奶布。】

【求科普QWQ】

【上一次他在直播间看奶布直播,听到奶布说男神是他的时候发出的痴汉笑hiahiahia~】

【还不让我们告诉奈布哦。】

【……那现在他不就知道了。】

【OMG!忘记是在奈布直播间里了!】

【毕竟奶布半天没说话了……】

【什么情况?】

“小奶布,怎么了?”

“……”奈布从长时间的呆滞里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把麦关掉了。

【我刚才似乎好像确实……听见了奶布的笑声?】

【这笑声有人录音嘛!(>^ω^<)】

【是奶布在笑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我,我录音了】

【我也录音了!】

【小可爱,这里】

【给我在粉丝群里发一份!】

【get√】

【o98k,我上传群文件。】

“不好意思男神,刚才我姐叫我去吃饭。”奈布一本正经地打开了麦,“但我不准备去。”

【要揭穿他吗?】

【不行啊,我们可是奶粉……】

【我是鸡(J)粉】

【哈哈哈哈哈你们是假粉吗?】

今天的弹幕区也是一片祥和呢。

不过直播间的主人就不那么淡定了。

“呼,还行吧?”奈布有些紧张地等待着杰克的回答,“我好久没练了。”

屏幕另一边的杰克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直接给奈布打赏了十个小电视。

当小电视的特效在屏幕上显现的时候,奈布都惊呆了。

“男……男神,你确定你没有手滑吗?”奈布悄悄咽了一下口水。

“呵,”杰克低沉的闷笑声从耳中传来,“怎么可能,就是给你打赏的。”

“谢谢男神!”奈布明朗的声音让听的所有人心情都好了不少,只不过他本人心里并不是很爽。

【你们的诚意呢?】

【对不起,奶布,我们这就开始刷礼物>v<】

【我们马上就刷orz】

【不好意思,我们听呆了】

看着屏幕上各式各样的礼物特效,奈布的心情好了一些,而后伸了个懒腰,“那个我还是个学生党,明天早上有课,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晚安,男神晚安,希望明天可以和你组队打排位。”

“当然可以,明天早上正好我也有点事,中午就一起直播打排位吧。”

“好的,那我下播了。”奈布关了直播,拿起振动的正欢的手机,看到了学校发来的通知短信。

【奈布·萨贝达同学:

由于你的轻度抑郁症尚未根治,我校将在今年给你配备专属的心理老师,请在8月21号上午8点到达校长室见你的心理老师。

PS:这位心理老师,也是你将来两年的班主任和英语老师。

                                                                                                                夜莺小姐

                                                                                                                 8月20日

“这消息不如不告诉我。”奈布翻了个白眼,下楼敲开了玛尔塔的门,这时候玛尔塔大概还在直播。

“枪姐。”

“哦我的天,良药你怎么皮断腿了?——怎么了我亲爱的小~奶~布~”玛尔塔让奈布坐到自己旁边。

“行了,和你说一件事。明天学校要求我去见我的心理老师。”

“是嘛,我们的建议终于有效了。”玛尔塔高兴的游戏人物都卡住了——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哦,我卡住了,快来人帮个忙!”

“原来是你们干的好事。”奈布扶额,“这下好了,这个心理老师还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和英语老师。”

“哦,你完了哈哈哈。”玛尔塔夸张地笑了几声,“接受命运的洗礼吧,我亲爱的弟弟。”

“奶布奶布~”一道轻快的女声传了进来。

“怎么了良药?”

“要是个帅哥就拍张照片传回来。”

“啊?难不成要让我和一个男生说:‘啊,老师,您好帅啊,能不能和我合影?’么。”奈布又翻了个白眼,“开什么玩笑……对了,八月末的展子我约到男神了。”

“WC!奶布快帮我抽卡!”

“帮我扔20面骰子!”

“我也要欧皇的帮助!”

“我平时就脸白,你们不找我,怎么我约到男神了你们就来找我了?”奈布一脸嫌弃,“不听不看不帮,我走了,晚安。”

【哈,是奶布的三连】

【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奶布约到了杰克?】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美智子姐姐和瓦尔莱塔姐姐邀请了杰克好多遍,杰克都没同意】

【omg楼上似乎爆了大料】

【大概这就是真爱吧】

“看你们弹幕一说,我有一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危机感。”玛尔塔小心确认奈布已经上楼睡觉后说,“我就不知道杰克好在哪里了导致奶布那么喜欢他,虽然奶布是个gay。”

【哈哈哈哈哈哈被猪拱了可还行】

【不不不我觉得地星】

【小白菜奶布:不,我就要和猪走】

【出现了,真相怪】

【真相了,出现怪】

【楼上和楼上上,好玩吗?】

【挺好玩的哈】

“好了,不管他了,奶布喜欢就好了,我这个当姐姐的也不好干涉,我们继续肝。”玛尔塔又开始了下一轮游戏。

楼上的奈布看着杰克的QQ好友申请,笑着点了同意。

【男神晚安,明天见】

【晚安,明天见】

介绍一下,这是我对象 @日叶不休——努力学习 

解释看她的

看着同学不怀好意的笑容,杰克无奈的走进了鬼屋。

现在,看着工作人员极力想吓他的模样,杰克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笑。

“啊——”前方一个身影迅速蹲了下去,抱着头瑟瑟发抖。杰克本想上前嘲笑一番,但仔细一看:

woc,这不是奈布学长吗?

差点嘲讽了未来的老婆,好险。

“学长,你还好吗?”杰克将奈布拉起来,虽然奈布也不矮,但在190的杰克的面前还是太矮。

“不,我不好。”奈布一点也不怕丢脸,现在的他只有一个想法,谁能带他出去。他向杰克靠近,将脸埋入杰克怀中,“带我出去,谢谢。”

老婆在自己怀里,nice

“我抱你,能快点出去,好吧?”

“好。”

杰克按压住心中的窃喜,将奈布抱了起来,奈布在自然地将脸埋在杰克怀中。

虽然时间短暂,但杰克很高兴。

抱着暗恋对象出来的杰克看到怂恿他进去的同学的表情瞬间了解了。

Nice啊老铁,下回请你吃饭。

充满后遗症的奈布硬是要求杰克带他玩。

这么融洽的秋游就结束了。

“奈布学长,请给予我一次和你谈恋爱的机会。”

“好啊。

——————

等等奈布,你知道杰克的名字吗?

奈布怀着激动的心情点击了确认。

——喂?请问现在能听见吗?(奈)

——这声音……小奶布?(杰)

——咦?男神认识我?(奈)

——他不仅认识还天天在我们面前吹,我家奶布怎么怎么样,我家奶布……(裘)

——还有人记得我们四个在直播吗?(班)

——靓仔你TM给我等着(杰)

【yooooo】

【秀恩爱啊】

【我家大白菜被大猪蹄子拱了嘤嘤嘤】

【我老公和我男友跑了怎么办】

【开玩笑,那是我的小男友】

【等等,奶布呢?】

【奶布挂机啦,幸福来得太突然】

“回答满分,让我缓缓。”奈布深吸一口气,关了连麦,飞快的跑了,粉丝们只听见一声,“啊——姐!男神居然一直关注我啊!”

【啊,奶布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呵,男人】

【呵,魔人】

【呵,呵呵怪】

“咳,我回来了。”奈布做回电脑前,重新申请了连麦,“刚刚情绪不大稳定。”

“奶布。”

“嗯?什么事,男神?”奈布愣了一下,接到。

“你不是人皇榜第一吗,我想挑战你一下。”

“……好啊。”奈布微微一笑,“打个赌吧,再加上惩罚吧。”

“如果我赢了或我能遛你10分钟,八月底A市漫展请你一定要到,面基地点我我赢了定,我输了或没遛你10分钟,惩罚你定,好吗?”奈布想了想,觉得自己不会吃亏。

“你最开始不是唱见吗?我指定一首歌你唱。”

“哇,男神,我老底你都掀了啊。”奈布有些惊奇,“我当唱见还是两年前的事吧。”

“嗯哼~好了,自定义走吧。”杰克笑了笑,关了连麦。

奈布点开天赋,将天赋改为速度型。

【奶布,佣兵速度够快了,干嘛还点速度】

【楼上醒醒,不然怎么遛人】

“不,我今天不用佣兵,”奈布看了一眼前来拜访的骚包的糕点师,“啊哈,我刚好有盲女甜心蛋糕的皮肤。”

【刚好有……】

【emmm】

在杰克已准备好后,奈布迅速将佣兵换成了盲女,按下了准备。

“上来先开大,”奈布观察了一下周围,“emmm……杰克离我们还远,就先把这台机摸一半。”

“小奶布竟然用盲女?”杰克微微一笑,“那他输定了。”

“这个时间雾区已经形成了。这时候跑到杰克刚刚开局所在的地方开第二台机。咦,心跳?”

“看,小奶布来了。”杰克笑着追上去,“他从来都是个警惕的人,一到雾区形成的时间就会跑,并且向监管者的原处跑去。”

背景音乐开始改变,视野上出现了小小的红三角。

“噫!看来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居然已经知道我的套路了吗?算了,就在这里和他绕吧,看我巨力盲女,吧唧!”

【不是奶布呦ω砸中监管者】

“哎呀,失策,”杰克闷笑一声,“下次不会了。”

就在这你追我赶中,奈布的盲女被打倒在地,杰克操纵的开膛手甚至将盲女抱在怀里在原地绕了几圈才送上狂欢之椅。

结束后,两人重新连了麦,“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小奶布。”杰克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当然,也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奈布看了一眼结算,“牵制607秒,如果你不绕那两圈我可能就输了呢哈哈,说吧,唱什么?”

“[A]ddiction或super psycho love”

“[A]ddiction?这是日文歌吧,我记得之前有人点过,”奈布微微皱眉,虽然也没人看见,“但我不是很会,我还是老老实实唱super psycho love吧。”

“咳,这样吧小可爱们,谢谢你们陪我这么晚,我决定给你们加唱一首。”

【啊啊啊,谢谢奶布】

【是给杰克唱的吧,别装了】

【楼上给奶布点面子哈】

【我奶布不要面子的吗?】

【回楼上,不要】

 “哦?是吗?”奈布看了看弹幕,冷漠的说,“不唱了,我待会儿直接私信男神。”

话音刚落,屏幕上已满是道歉和各种礼物的特效。

【不要啊,奶布/大哭】

【我们错了orz】

“这还差不多。”奈布调整了一下麦,“我唱了哦。”

—————————————————————

不好意思,我周更。

“emmm……大家晚上好啊,今天的的奶布突然不想玩人了呢,皮皇还是有个屠皇梦的,今天我们就打一局监管者吧。”

【哈哈哈,奶布被锤到怀疑人生】

【梦?开什么玩笑,请问六阶屠夫谁上的】

【虚伪,举报了啊】

“李门咋么可以介样?”奈布装作委屈的样子。

【啊,老公的小奶音真好听】

【妈妈问我为什么流鼻血】

【李犯规】

“好啦,乖乖看我打游戏。”奈布扫向求生者阵营。

吸引他注意力的不是对面欧皇的皮肤,而是求生者上方的ID:

不是女儿控    鹿先森    绅士Jack  火箭靓仔

“嘤?!”

【出现了!卖萌必杀之嘤!】

【楼上你搞笑呢】

“对面好像是屠皇榜前十啊。”

【好像你不是一样】

【哇,大神组团】

【奶布,打死一个吹一年啊】

“呀!男神啊!对面有男神!”

【呵,奶布,那是我老公】

【楼上瞎说什么你,那是我的】

【你们抢杰克,小疯子我抱走了】

“玩什么屠夫,说一个。”

【JACK】

【JACK】

【JACK】

“JACK……你们想让我在男神面前出丑,果然都是假粉,这样,先迷惑一下对方。”

只见屏幕上出现了带着玫瑰手杖的金纹大触,等待动作还是拜访,对面是另一面园丁,阿拉丁神灯,刺客披风,黄金蛋糕。

【啊,过分了】

【奶布你太欧了】

“不,我金纹氪金了,虽然我爱的是白纹。”

【抽到拜访也很欧的啦】

“等等,对面是不是想皮?”奈布撑着脑袋,“会给我这个三线小主播造成困扰了啦。”

【报告奶布,他们想溜你到自闭】

【对面好欧】

【奶布不欧?单抽弹簧手了解一下】

【三线小主播?!开什么玩笑?!】

“我点了欧皇斩和一刀斩,特质选了传送,蜘蛛走起。”

等待座上的金纹大触瞬间变成了蜘蛛,只听的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蜘蛛被传送到军工厂无敌房旁边。

“先拉几道丝在两侧窗边……咦?耳鸣?从反方向逼他到无敌房踩丝,是盲女,耐思,翻窗,恐惧震慑!”

“铛铛——Yes!交互斩打到了!”

【一波骚操作】

【学到了学到了】

“蜘蛛裹人最好裹在板子和窗子下面,因为总有人着急摁错键。”

【血的教训】

【上回就这样送了人头】

【楼上真可怜】

“男神来就救了,我们去另一面等他送人头。”

佣兵翻窗被交互斩。

“哎呀呀,可惜了男神。”

【hiahiahia】

【发出杰克的声音】

“现在盲女已经死了,那两个人应该在远处修机,那我们传送。”

园丁掉头就跑,结果绕了几圈后还是被打倒了。

“哦呼!我发现了地窖,反正还有2台机。”

【对面凉了】

【一首凉凉送给对面的屠皇们】

【被人皇打爆狗头的屠皇们有什么感想吗?】

【奶布可以吹一辈子了耶】

【哇拉这么多丝的吗】

“不拉这么多丝万一他跑掉了怎么办?今天的奶布也是魔系呢。”

【遇到同事就成魔】

【遇到路人就成佛】

【两个同时遇到呢】

【你傻啊,魔啊】

“最后一个人呢?挂机了吗?那我去大门拉点丝吧。。。。。。哦,在那里!”

魔术师开启了蛇皮走位。

“蛇皮走位?”奈布冷哼一声,“呵,我会反蛇皮走位。”

两人围着工厂绕了好几圈,终于,魔术师被打倒在地,投降了。

最佳演绎12000

奈布盯了一会杰克的ID点了返回大厅。

【奶布不加男神好友的吗】

“男神不加粉丝好友的,加了没有的啦,等我一下,那边有个小红点,我点一下。”

|绅士JACK申请成为你的好友|

“哇塞,男神主动加我了!”

【同意啊!!!】

【就是替我们也要答应啊】

“切,替你们我才不同意呢!”

——操作很好呢

——谢谢男神o(*////▽////*)q

——一起开黑吗(∩_∩)

——你们不是已经组好队了吗

——里奥退了,你进来吧,顺便连个麦